百万元赔偿款遗产纠纷 因一张纸条终以温暖收尾-新闻中心-中国宁波网

  • A+
所属分类:资讯
摘要

  严勇杰绘
  “谢谢爷爷奶奶,我很感动,以后我一定会常来看望你们,请你们放心。”昨天,听着20多年没见面的孙女小柔这样说,70多岁的两位老人热泪盈眶。
  这是怎么回事呢?镇海区司法局的工作人员和记者说起了这背后一波三折的遗产纠纷。
  事件冯师傅意外身亡妻子和弟弟为赔偿事宜意见相左
  老冯夫…

百万元赔偿款遗产纠纷 因一张纸条终以温暖收尾-新闻中心-中国宁波网

  严勇杰绘

  “谢谢爷爷奶奶,我很感动,以后我一定会常来看望你们,请你们放心。”昨天,听着20多年没见面的孙女小柔这样说,70多岁的两位老人热泪盈眶。

  这是怎么回事呢?镇海区司法局的工作人员和记者说起了这背后一波三折的遗产纠纷。

  事件冯师傅意外身亡妻子和弟弟为赔偿事宜意见相左

  老冯夫妇有两个儿子,生活本来倒也和美,不料今年却遭受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至痛。

  大儿子冯师傅下班回家,不小心撞上停在路边的渣土车,当场身亡。

  冯师傅去世后,妻子阿菊和弟弟小冯出面办理后事和赔偿事宜。但是,叔嫂俩意见经常不一致。阿菊认为自己是冯师傅的合法妻子,理所当然可以全权处理冯师傅的死亡赔偿金、抚恤金等赔偿费用。小冯却认为父母健在,和阿菊一样是第一顺位的继承人,嫂子无权代表自己父母行事,父母年纪大了,可以委托自己这个小儿子来参加协商。

  原来,阿菊和冯师傅都曾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。两人走到一起后,倍加珍惜婚姻,生活和美。但是,冯师傅的父母心中始终有疙瘩,因为阿菊还带来了和前夫所生的女儿。慢慢地,彼此有了心结,冯师傅在世时,阿菊也很少和公婆接触。

  叔嫂俩时常争执不下,最后闹到了当地的司法所。调解员在了解事情大致经过之后,便对症下药,从婆媳不和入手,先行缓和双方情绪。几次调解后,婆媳双方都缓和下来,决定一起办好后事。

  至于冯师傅的赔偿款等合计100多万元,依据继承法,阿菊和冯师傅父母都是第一顺位继承人,三人平分。对此,三人都表示认可。

  波折“失联”20多年的盲人女儿突然出现

  眼看纠纷就要平息了,事件却出现了令人意外的转折。

  调解员从村委会得知,冯师傅其实还有个20多岁的女儿小柔,只是小柔天生看不见,是个盲女。

  村委会的工作人员说,冯师傅与前妻在小柔两岁那年办了离婚手续。离婚后,冯师傅前妻到别处生活,20多年了,小柔再也没回来过,也和爷爷奶奶断了联系。

  小柔听说父亲意外去世的消息后,也回家了。她的“横空出现”,让已经平息的纠纷再次升级。

  这次,阿菊、公婆、小叔子都显得愤懑不平。“20多年都没有音信也没回过家,现在出现,是为了分遗产吧?”

  调解员告诉记者:“我们几次约了冯师傅的父母、小冯、阿菊和小柔来面谈,可他们一见面,就吵得不可开交,没有一点进展。”

  调解员于是决定改变调解策略,采用“背靠背”的方式,进行分头调解。

  起初,老冯父母并不认可这个孙女。“20年多了,她从来没来看过她父亲,也没来看望过我们,我们没有这么不孝的孙女,她凭什么来分财产?”

  调解员说:“你们心里不舒服,也是正常的。不过,仔细想想,小柔跟母亲离开这个家时才两岁,她母亲以前和你们有些矛盾,之后没和这边家里来往,也怪不了她。她到底是冯家的骨血,眼睛又看不见,你们难道不心疼她?况且,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》第十条规定,配偶、子女、父母为遗产继承的第一顺序继承人。也就是说,小柔有权继承父亲的遗产。”

  听到这里,老冯夫妇的态度明显缓和了下来。调解员见状趁热打铁,拿出了一张他们从没见过的纸条,这是离婚那天,冯师傅写给女儿的,一直由小柔的母亲保管。上面写着:“小柔,爸爸爱你,以后爸爸的东西都是你的。”

  两老接过字条看了又看,红了眼眶。 “小柔拥有继承权,我们不是不讲道理的人,遗产她有份。以后,来看看我们吧。”

  各方当事人最终同意了调解员提出的阿菊、老冯夫妻、小柔平分冯师傅百余万元赔偿款的方案,并签下了名字。

  温暖的结局“你是我们的孙女,以后我们的遗产你也有份”

  两老表示,由他们继承的这部分遗产,会先帮小柔保存着。如果小柔以后能经常来看望他们,尽到应有的孝道,这钱肯定会留给小柔,毕竟她生活实在不容易。

  冯师傅的母亲拉着小柔的手说:“以前的事都过去了。我们以后要多往来。我们家的老房子也快拆迁了,到时候拆迁款也会分你的。你是我们的孙女,以后我们的遗产你也有份。”

  冯师傅出殡时,小柔手捧灵位,以女儿的身份送了父亲最后一程。至此,断了20年的亲情,终于重续。

  主调解员说,这起纠纷看起来复杂,理顺了倒也清楚。当事人的心地其实都挺善良,只是开始因为生活的一些小摩擦而意气用事,在对小柔的事情上,又不懂法,以为女儿早年跟了母亲,就没份继承父亲的财产。

  “生活中,很多人和案例中的当事人一样,以为遗产继承的分配应按感情亲疏来划分,这显然是不对的。”调解员说,虽然法理很清楚,但是因为彼此间有心结,纠纷才难以平息。这样,通过“背靠背”的调解方式,挨个儿解开当事人的心结,最终既平息了纠纷又续上了亲情。

  宁波晚报 记者王颖 通讯员陆晓芸

原标题:百万元赔偿款遗产纠纷终以温暖的亲情收尾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